• 云停下来看

    水里的哀愁绵软

    風成排张望 

    高原上麥子金黃

     

    人們喝酒歌唱 

    唱女人的手指和乳房

    星光追逐着梦

    追着亙古的風和白天孩子

     

    天空與大海干了三杯

    醉死在丢失的驳船上

    用水草和珊瑚

    做一地墓碑和床

     

    人是孤兒

    是風,是雨,是錯過的日出和黃昏

    孩子跑進海里

    湛藍是沉默的汪洋一片

     

    ……

  • Sep 19, 2012

    凌晨

     

    年歲漸長,夜色慢慢侵襲作息。時常待到深夜,或者凌晨,房子在路邊,晚上的車子呼嘯而過,帶來某種類似飛機的低吼,或是某種神秘的獸,隱隱召喚。

    從前的時候,不曾深刻體會凌晨,而今工作繁忙,瑣事繁多,搞得人身心疲憊。所以很多時候,我寧愿在躺在沙發上,看著窗外的夜色,發呆。

    廣州的夏日似乎到了盡頭,凌晨里漸漸有了秋意。人說一葉知秋,要我說,秋意最早應該從凌晨開始。街市寂寥,涼風拂掠,映襯著亮著落寞燈火的落寞房間,飄出縹緲樂音,便覺得秋是真的來了。人都沒了夏日的熱情和浮躁,開始淡涼下來,似一碗涼放的開水,滿心滿肺的平靜溫和了。

     

    凌晨的時候常想一些簡單的事,比如說感情,比如說工作。之所以說簡單是因為我是個懶人,不肯浪費一絲力氣去精挑細選。我總覺得一切皆有定理,萬物皆緣。感情雙方坦誠相待,工作生活循序漸進,各有各的軌道和準則,就不必疲累。

    然而往往事與愿違。人是煩惱的動物,這是注定的了。

     

    定下長途旅行。在這個凌晨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May 21, 2012

    - [照面]

     

    夢是彩色的,陽光熱烈,看失焦的海。